辽宁省老科学技术工作者协会 辽宁省老科学技术工作者协会
欢迎光临辽宁省老科学技术工作者协会网站! 2020年4月2日 星期四
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 
重要文件
服务成果
       · 决策咨询 ·

老专家谏言《日本国企改革对辽宁启示》

2018年第8期(总第8期)

 辽宁省老科协主办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81016


日本国企改革对辽宁启示

日本  松野周治教授

日本经济发展中革日本经济发展中革新、政府因素,对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的发展影响很大,研究并把握其内在逻辑与规律,对发展中国家均有积极的借鉴意义。

一、战后经济高速成长期的变革(1950-1970年)

战后日本经济高速成长,主要得益于持续深度的变革。一是由于战败和战后改革,制造业中的国有企业消失,其他领域中支撑着日本经济的国家资本也大幅减少了。二是铁道、邮政、电信、电话等社会基础设施领域,国有企业和国营事业留存了下来。三是金融支撑着社会高速发展的各种公团和事业团体也相继成立。四是经济高速成长的最后阶段,政府企业和事业团体占一定比重。

二、国有企业、政府、事业组织的角色

从经济发展阶段看,工业化初期国有企业、政府、事业(中介)组织,相互配合扮演了重要角色。一是通过技术革新,贸易、投资支援、资源、能源保障等,促进了以民需为基础的重化学的工业化。二是支援了社会基础设施建设(铁路、道路、住宅、水道、邮便、通信等)。三是民间金融机关不涉及对中小企业和农业的支援,而是以对低收入者融资为目标。四是包括日本在内的东亚的经济成长和平等的所得分配的并存,被称为“东亚的奇迹”(世界银行),而作为政府的角色起了很关键作用。

三、应对世界经济构造的变化(1970年代)

进入上个世纪70年代,世界经济构造(结构)发生重大变革,日本经济随之步入深度调整期。一是从1950年代开始约20年间,通过高速的经济成长变成先进资本主义国家。二是1970年直面美元危机和资源价格暴涨等世界经济构造变化。三是对于这些变化,日本以节约能源为中心,通过技术革新和生产性提升来改变产业构造。四是扩张和发展了高速公路、新干线和交通通信设施,也发展了地方基础设施等。五是在70年代到80年代,实现了超越其他发达国家的经济成长。

四、国有企业快速民营化(1980年代~至今)

上个世纪80年代,随着世界新一轮私有化浪潮的兴起,所有制改革的关切度与推进度明显增强,日本国有企业加速迈向民营化。一是政府和大企业为中心的经济界利用美国方面的压力,以“通过自由化和制度缓和实现革新和竞争力的增强”和“财政再建”为旗帜,推动了作为劳动运动主力的国有企业民营化。二是电信电话公社民营化(1985年):日本电信电话株式会社(NTT、持股会社)。上市。政府的持股比率1/3(法定)。三是专卖公社的民营化(1985年):日本烟草产业株式会社(JT)。上市。政府持股比例1/3(法定)。四是国有铁道的分割民营化(1987年):更名为JR、地方分割为6家旅客会社和1家货运会社。4家已经上市、政府持股比率0%3家还未上市。五是道路公团的分割民营化(2005年):分地域的4家和本州四国联络桥、道路保有和40兆日元的有息负债由政府机构负担。六是邮政事业民营化(2007年):日本邮政株式会社和邮便局、邮便、邮便储蓄、简易生命保险4个事业会社成立上市,政府持股比率57%20173月、之后一部分卖出)。

五、尝试以官民基金引导革新和竞争力

进入新世纪,日本推行以产业振兴为中心的再兴战略,尝试以官民基金引导经济革新,提升企业竞争力。

(一)建立官民基金的做法。一是安倍第二次执政实行了“日本再兴战略”(2013),立下了活用各种官民基金的方针。二是包括(株)产业革新机构、(独)中小企业基盘整备机构、(株)地域经济活性化支援机构、(株)农林渔业成长产业化支援机构、(株)民间资金等活用事业推进机构、(株)海外需要开拓支援机构、(株)海外交通·都市开发事业支援机构、(株)海外通信·放送·邮便事业支援开拓机构等14种基金(其中12种是2013年以后设立)。三是政府和民间企业共同设立基金,为民间事业进行出资和贷款。

(株)产业革新机构:概要(HP

图片包含 屏幕截图, 文字

已生成极高可信度的说明


(二)建立官民基金的影响。一是包含官民基金的活用在内的安倍政权的“日本再兴战略”已经实施5年了,然而并没有给日本经济带来新的成长。二是以英国撒切尔政权、美国里根政权为代表的新自由主义也给日本带来了深刻影响。1980年以后,虽然随着规制缓和及自由化的推进,国有企业的民营化在推进,但是发生了泡沫经济,导致1990年以后的经济成长大幅下降。三是小政府、规制缓和的政策还在继续,政府的角色现在已经变成以投资为中心,然而日本经济社会的诸问题还没有解决。

六、对辽宁国企改革的建议

(一)辽宁乃至东北国有企业比重仍显偏大。具体表现在:(1)在后起国家的工业化中,国家扮演着主要角色。(2)改革开放政策中,获得了自主权的国有企业在扩大的同时,为了对应市场经济效应和经济全球化,国企改革在不断的推进。(3)中国特色是渐进改革,这虽然让改革的成功和经济的成长变得可能,但是因为历史原因,国有企业比重大、比其它地区抱有更困难的课题的东北的改革速度相对更迟缓。(4)东北的国有企业比重必须下降,政府的角色要从直接变成间接,尤其要划清地方国企进入边界,积极进入公共服务领域,逐步淡出竞争领域,予民营经济更大发展空间。(5)以辽宁省经济社会的历史背景和现状为基础来考量,其国企改革的程度、速度和内容都有待改进和提升,建议加快国企混合化改革,加速竞争领域国企民营化进程。

(二)日本改革尝试对辽宁企业改革启示。1)日本政府“以官民基金引导的革新和竞争力提高的尝试”,“活用各种官民基金”的做法和松野教授对基金使用效果的评价。辽宁省政府设立的100亿产业引导基金已经有四年了,起到了一定作用,但是,效果还不尽人意。(2)我觉得产业引导基金的运作应该遵循市场法则,不忘初心,真正发挥其“引导”作用。应注意做到两点:一是“不急”,这是基本前提。政府不能急于短期见效,快速收益,取利不在眼前,而在与长远,不在直接,而在间接,着眼于推进经济发展带来的收益。二是“不争”,这是基本原则。政府的底线应该是“保值”,而不应该是“增值”。同时,也应该有风险意识和于民共担风险的意识。有“舍”才会“得”,舍在前,得在后。

(作者系日本东北亚研究会会长、日本立命馆大学教授、辽宁社会科学院特邀研究员)


 本刊送:省委常委、省政协主席、省人大副主任、省政府副省长、

         省政协副主席、省委有关部委、省直有关部门

 联系电话:86890922   E-mail: 2294295481@qq.com    (共印96)

 签发:金太元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审核:胡             编辑:金明明

发布时间:2018-10-19